̶凉巷̶

【缺陷】(4)

虽然认识莫关山是因为莫言的间接关系,但却在同样的样貌喜欢上莫关山,真是要命,却以为跟莫言认识这么久,也以为他们会因为相似而起码的口味或爱好也会相似,却忘了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还以为对方也会喜欢或接受,真是够蠢的…

贺天揽着脸红未消散的莫关山不断的在心里斥责自己。

两人在回去的路上,路过幽静的公园时停下了,贺天想了想还是选择让莫关山在原地等他,待人点头应好了,才往一旁的超市跑,帮他买冰的矿泉水。

莫关山看着贺天快要模糊的身影,往旁边的石椅坐下,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好难受,像被火烧了似的,脑子隐隐不受控制的在胀痛。

仿佛下一秒就会因为疼痛休克至死…

贺天从超市顺道买了些莫关山用的洗漱用品,回到莫关山的身边时就见他的脖子也绯红一片,不禁想不会是过敏了吧…

这么想着,贺天皱着眉抬手去触碰那片肌肤,温度随着指尖传来,好烫…

但很快想到莫关山还辣着,将矿泉水的盖子拧开,递到他的手里,“给,是冰的。”

莫关山垂眸接过,喝了几口,又递回去,“谢谢…”

贺天错愕一下,显然对他的道谢感到稀奇,“没想到你还会说谢谢。你是不是发烧了,刚碰你的身体这么烫手…”

莫关山抬头看着一直在喋喋不休的嘴,心里感到阵阵烦躁。

就想捂着他嘴不让他发出半点声响,这么想就蹭的起身往他身上扑,不想刚跨出一步,腿就像被抽光力气般一软,眼看着就要面朝地了,突然就被一股有力的力道给猛地给拉起,紧接着自己脑袋就被按在了那人的胸膛里。

等他反应过来下意识就想要去挣扎,

没等他作出推开禁锢着他的人的动作,就闻到对方身上若隐若现的清香,让他原本还闹腾的心渐渐跟着安静下来。

而原本还在悠闲盖着瓶盖的贺天,被莫关山朝前倒的动作吓得一大跳,反应过来就是迅速将手里的东西丢到草坪将眼看着就要摔倒的人给拉起,按在怀里,刚想开口骂,就隐约听到怀里人的哽咽声。

“我好难受…”

许是因为这个怀抱太温暖,莫关山抱着死紧不愿放手。
贺天闻言就攥紧了手,感受到自己胸前的衣服被怀里人密密麻麻的眼泪给侵湿,同时也让他的心蓦地往下沉。
他…在哭…

怎么可能…

脑海浮现出的问题都快要如同巨浪般将他给淹没,没等他将话道出,就闻到怀里人身上随风飘来先前身上没有过的酒味,酒?“你什么时候…”说着后知后觉想起那杯被莫关山说怪怪的水…

啧,真是一步错步步错!

可是怀里的人依旧没有一点想停下流泪的样子,想要将他扯下来询问他为什么要哭,可是对方像被粘了强力胶紧紧贴在他的身上,怎么也扯不下来,贺天转头在莫关山耳边道,“放手好吗?”

“不…”莫关山紧紧抱着他的腰。

抱得真紧…贺天轻笑一声,压低声音,“先松手,听话~”

许是对方话太温柔也或许是后劲来了没力气,在他语音刚落莫关山就松开了抱着贺天的手,头抵在他的胸膛不出声。

太乖了,反而让他觉得诡异…

贺天紧跟着捏起莫关山的下巴逼迫他让他抬起头来看向自己,可看到的一幕几欲让他的心跳猛地骤停,对方的脸满是泪痕,眼泪直从眼框涌出来,泪腺仿佛崩溃了泪水在无止境的流动,唇咬的发白,像是不让自己发出哽咽声。

看到他的狼狈样,贺天没有犹豫的就吻上他的脸,一下一下轻柔的吻着,试图吻干净他的泪水。

这个人…

明明就没有表面上那么坚强,还一而再再而三的在逞强…真是像个傻子…

尽管对方现在不过是意外醉了,让他看到了他想看到的很多的不同一面。

但是如果他知道这一切的后果是他会哭的不像样子,那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希望想看到的。

贺天心疼吻了吻莫关山红着的眼睛,搂紧了他的腰,“能告诉我为什么要哭吗…”

莫关山将下巴搁在他的肩上,抬手按住自己湿透的眼睛,哽咽着开口,“我不知道…脑子就像是疯了一样,我不想哭的,像个女人一样…娘死了…”

这大概是他第一次见到莫关山这般脆弱的样子,而这一幕恐怕就连做噩梦也会占据着他的心…

比意识到喜欢莫关山后时,回想起认识时那一幕还要心惊胆颤…

尽管那一幕从未在他心里消散…

只是那一次有他…而他还在…

而这一次消极的情绪也永远不会随着这一次消失殆尽…

而莫关山现在基本是有问必答,跟平时完全反着来,过于乖顺,贺天反倒没有半点高兴,心里不是滋味。

他不喜欢莫关山这样…变得完全不像原来他接触认识到的那个人…他即便希望莫关山能随时随地发脾气也不希望他哭的这么让人心疼,

尽管他从未看透他内心深处隐藏的真正那个他…

他还是想要莫关山能够好好的,即使最后在他身边的不是他…

贺天抿了下唇,松开原本攥紧的拳头,侧头对昂起头仿佛这样就能将眼泪收回去的人细声道,“没事了,你没有哭,只有进沙子了,等一下就好了…”

“来,我背你回家。”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