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巷̶

【缺陷】(5-7)贺红。

5.

一路上莫关山哭着哭着最后像是被酒劲充斥全身四肢软绵绵的在贺天的背上睡着了,就连到贺天的住处被放在沙发上都没醒,

无论贺天怎么叫怎么摆弄他,他都没有想醒过来的征兆,但闻着对方身上缠绕的酒气,贺天无奈将人抱进浴室帮他洗澡,自己再匆匆忙忙洗完,才将在浴缸里浸泡的人给捞起,缠着大浴巾抱出去放在自己的床上。

忍耐着不去看莫关山赤裸的身体匆忙帮他穿好衣服,塞进被窝里,弄好一系列动作,贺天呼了口气,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成他男人反倒成他老妈子了。

做完这样又做那样的,简直像伺候祖宗。

贺天坐在床边注视着莫关山安静的睡颜,轻笑一声,伏下身轻柔的吻了下他红肿的眼睛,祖宗就祖宗,反正栽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突然余光瞄到掉在沙发的手机,疑惑走到沙发拿起手机按亮,入目的是陌生又熟悉的风景照,是莫关山的手机…

贺天挑了挑眉就准备将手机放到床边的桌子,刚迈开一步又犹豫了,内心的好奇在催促他去打开莫关山的手机,可理智告诉他不能不经过对方的允许就去查看他的手机,可是…

如果里面有他不知道的呢…

考虑片刻还是抱着矛盾的心理看了他的手机,输入他前不久看到过的密码,果不其然一下子打开了锁屏。

贺天退到后面的沙发坐下,手在屏幕滑动着,没有查看他的短信信息,点开了相册,毕竟很多时候相册的内容比信息实在的多。

只有一组设置着密码锁的图片,看着弹出来的输入密码框,贺天反而有种查看出轨丈夫秘密的即视感感觉…操,疯了…

看了眼在床沉睡的人,心虚的从烟盒里抽出根香烟点燃抿在唇边,继续着破解他密码的动作。

请重新输入…

请重新输入…

请重新输入…

输入了好几次都是错误的,每次错误后都有着十几秒后再重新输入,等待的过程同时也在消耗着贺天的耐心,眼看就想要放弃了,就见输入框弹出几个字[输入成功]

贺天看着松了口气。

【真的是…耐心这方面果然只有在莫关山身上才会一一呈现…】

贺天翻看着里面的照片,可每看一张都让他原本有着笑意的脸脸色越来越难看。

全是一些比较亲密的照片,甚至有着他不敢觊觎的…
其中的主角就是莫关山,还有一个同龄看似很温柔的男人,是他从没见过的一个人。

他后悔了,因为自己的好奇心去看这些了,如果他没看那他可以当作莫关山从没有过这些事,如果没有看那他可以当作从来没人得到过莫关山,如果没有看那他可以当作莫关山心里从没有装过别人,如果没有……

可是…永远没有如果…

每张的照片显示时间都是他没有参与过的,比如以前莫关山的生日…他们的接触时间比他跟莫关山还要密集…

甚至时间日期都是连着的,隔断的也不会超过两个月
直至到前年,是他认识莫关山那段时间点上才断掉照片的延续的…

那断掉的时间是不是代表着他们没有联系了?

想到这贺天一键退到页面,清除掉查看记录,才缓缓踱走到床沿看着莫关山,抬手用指腹拂过他的五官,最后停在他的薄唇…

可是…

莫关山跟在照片上的人相处明显比现在还要放松,甚至性格表露的都很多…

明明心里说过即使在他身边的不是他也没关系…只要他开心…

为什么心里还是涌上一股苦涩…压得让他难以喘过气…

贺天不由得抬手按着闷痛的胸口,用着晦暗难懂的眼神看着身下的人,身下的人像是感受到他灼热的视线不舒服翻了个身,只留给后脑勺给对方看。

【莫关山…你的故事是不是我真的插足不了…】

这句话始终没有从嘴里道出,就算说出他也得不到他想要的答案…

不是吗…

室内一片沉寂…

窗外零散的月光透过薄薄的窗帘眏在空旷静谧的室内,照射到了在床边落寞的身影上,随即那身影伏下身在睡着的那人唇瓣落下一吻,才缓缓行走到床头柜边熄灭了台灯,只留下一个背影在开始逐渐地远离那张床上的人…

6.

贺天低着头在街道漫无目的的行走着,想着事情,就连在旁边匆忙行走的人撞到他都没有任何反应,渐渐的到酒吧门口才回过神来,停住脚步抬眸在周围看了一圈,突然瞄到一抹几天没见过的身影。

皱了皱眉,转头看着越来越清晰的面貌,又看了眼酒吧闪烁的招牌,对那人在这里感到诧异。

莫言居然会出现在这种地方…真是让他不敢相信…
明明平时叫他他都不来…

可视线顺着他走出的路线就是酒吧,就算再不相信也不行,莫言脸上还明显有着醉意,这么想着又不好意思丢下他一个人昏昏沉沉的回去。

贺天将迈开的步伐转向明显没看到他的那人方向,

“莫言!”

那人反而听不到他的喊声,持续的往前走的步伐。

不会真喝醉了吧,贺天烦躁的轻啧一声,加快了脚步,前面的人突然作出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举动,只见他站在马路像个没有灵魂的空壳一动不动。

甚至不知道危险这个词,困在周围不断飞驰行驶的车辆中间,就像是…等待着判决死亡的禁犯…

贺天同时被这个词和马路间不断响起的车笛给惊到,
本能的将快要被车辆撞到的人扑倒,耳边同时掠过伴随着谩骂的呼啸声。

贺天将怀里还在呆滞的人死死护住,低头看着依旧没有反应的莫言,不会是吓傻了吧…

但想起现在还在马路中间,反应过来迅速起身将身下人使力给拉起,避开一些在周围围观又嘈杂的人,往昏暗的街道走。

可被动拉扯的人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

贺天不禁阴沉着脸将明显不正常的人压到墙壁上,手紧紧的攥紧他的肩膀,“喂!我说你刚才是不是有病,不知道危险?如果不是我好心跟上你,你就死定了!”

“我在跟你说话,怎么不出声,喝醉了?啧,莫言,我说,你不能喝就别喝啊…”

被压抑到墙上的人听着他的话逐渐回过神,看清楚在不断说话的人时蹙眉甩开了他的手,沙哑的声音缓缓从嘴里道出,“关你屁事?叽里呱啦的烦死人…”

闻言贺天一下子气笑了,“你这个人还会发酒疯啊,还以为你会一直…”

那人满脸不耐烦,打断了他的话,嘲讽着,“你这家伙不会是认错人了吧,一直对着我说不是要对我说的话,神经病吧。”

有吗…?贺天疑惑睨着他的五官,身上只是多了点以前没有的傲慢…,但看着他脸上的红晕…,“啧,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

不知是哪个词触到了原本还平静的人,那个他认为是莫言的人猛地用力推开他的身体,向着他吼,“我说我不是莫言,听不懂吗?非要我直接的来说我不是莫言你才能听懂我的话?!我是莫关山!!记住了吗?记住就滚远点!!吵死了!”

“滚啊!!看着我干嘛?很失望?我不是莫言你很失望?”

“赶紧从我身边离开,我不想看到你这个人!!”

听着在巷道回响着声嘶力竭的喊声,贺天脸色变了变,莫关山?逐渐让他联想起了以前莫言向他提起过的人好像也叫莫关山,是他弟弟来着,只是一直没能见到本人,没想到的是他们会以这种尴尬的方式见面…

可是现在听着莫关山的话,只觉他很排斥莫言…?
他们关系不是很好的吗?…

贺天皱眉抬手就想要安抚一下他不稳定的情绪,不想对方狠狠拍开他的手,不给面子的举动让他只能厚着脸皮去安抚他烦躁的情绪,“好好好,认错人是我的不对,但是我没见过你,不能怪我啊,现在我见过你了,我记住了,交个朋友总行吧?”

“喂!别走啊,好歹刚才我救了你,交个朋友都不行?”

这个人怎么这么烦…莫关山皱眉没好气的拂开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拉开两人的距离,“我没求你救我不是吗,再说,你想救的也不是我。”

“还有,别再来烦我,我讨厌你。”

被他直言说讨厌他也不恼,贺天不在意笑了笑,“没关系,反正我挺喜欢你的~”

“话说,你以后别再做像今天这么危险的事了…”

莫关山停顿了下步伐又继续往多人的方向走,“你怎么这么烦,就因为我是莫言他弟?那你就别当我是他弟了,我不需要你来管我。”

“我没有把你当作成他弟来管你,只是把你当作成莫关山来管…”

语音随着贺天进入到人群里混淆着嘈杂声变得不清楚,但莫关山还是一下子听到了,不禁抬眸看了眼他的侧脸,对上他的视线时又避开了。

【莫名其妙…】

贺天好笑的跟上加快脚步想甩掉他的人,他就是从这一天开始,每天一闲着就去堵莫关山的,不厌其烦的在背后管着他,甚至在他心情不好时出现逗他开心。

当然也少不了莫关山对他不爽的语话,比如…

“我说,你整天跟着我不烦吗?”

“喂!你是傻逼吗,买这么多吃的给我,我又不喜欢这口味,别浪费钱在我这里,啧,看,又吃不完。”

“你还在等我啊?!算了,走吧,去玩你也去?不是吧!”

“我说,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对我这么好,唔…问你话呢,你走这么快干嘛,你现在知道烦了?我问你…喂,你他妈的抱着我干嘛…”

“算了,今天我心情好。”

“别来吵我了,烦死了,我要睡觉。”

“听到没有,傻逼贺天…”

“贺天!你不要太过分了!”

“贺天…”

“喂…”

属于莫关山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不停环绕,渐渐的声音越来越近…

不断传来的声音如同炸开在他的耳膜里,催促着他醒来,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不停的被人摇晃着,简直要搞疯他。

贺天缓缓睁开沉重的眼皮,待视野逐渐清晰了,入目的就是莫关山为他没收敛住担心的脸庞,不禁勾起嘴角,“莫关山…别摇了,要被你折腾死~”

莫关山不好意思的放开手,起身咳了咳,“那个,我叫你很久了,你没醒,还浑身冷汗,没事吧…”

闻言贺天不易察觉的蹙了蹙眉,避开视线佯装不在意抬手擦拭汗水掩饰自己的不对劲。

又梦到那场景了,贺天心里咕哝着。

但见莫关山在旁边也没有多回味,就开口用平常的语气调侃一直用怀疑眼神注视他的人。

“你在担心我?”

莫关山一愣,“啊…我不…我…”

贺天看着他支支吾吾的样子,猛地想起了什么,打断了他的话,扯开了话题,“几点了。”

莫关山对他的扯开话题反而松了口气,接过他的话,“下午一点。你有事要做…?”

“没有,昨晚吃饭的时候我拿错水了,给你喝了酒,抱歉,你身体没什么不适吧?”

闻言莫关山疑惑,酒?是吗…难怪他醒来时什么都不记得,“…没事,昨晚是不是你帮我…”

“是。”贺天毫不犹豫的接过他的话,才起身掀开被子,绕过莫关山去洗漱,“你介意?”

“不是…”莫关山看着起身就没再看他一眼的人,感觉怪怪的,感觉他在躲他…是他昨晚做了什么奇怪的事让他不舒服?可是一想到贺天昨晚帮他洗澡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燥……中午昏沉起来看到自己明显被换洗过一番的身体时还以为是那个人…

想着心里逐渐变得烦躁。

算了,不想了。

贺天将浴室的门反锁了才将沉重的心提了起来,听着外面渐渐远去的脚步声才松了口气,不禁打开水龙头用手溢满水往自己脸上泼,放任着水珠肆意飞溅在自己的身上,贺天用凉水连拍打了自己脸几下,仿佛在告诉自己要清醒点。

静谧的浴室只剩下他不断舒缓情绪的呼气声,贺天将双手撑着镜子两侧,又一次看着镜子里面反映着狼狈不堪的自己。

差一点…差一点就要在见到莫关山为自己担心的时候控制不住想要去紧紧抱着他…

可是一看到莫关山的样子就想起了昨晚偷看到那照片,在一个男人身下的…

明明自己不想介意的,明明这幅场景在心里演变过很多遍,明明说过即使不是他也没关系。

现在却如同事实般狠狠拍在他假装无所谓的心上,嘲笑着他假装大度的心,无法再让他继续像以前那样一次又一次的自我安慰自己没关系。

事实在告诉着他不断在自欺欺人的心,也同样在将他无法做到无所谓的将自己喜欢的人拱手让人的丑陋心态狼狈摊现出来。

贺天不禁为自己以前的大度感到讽刺。

明明就很想得到莫关山,还在那一直装的有多么的大度,什么时候他贺天变得这么会为人着想了…

7.

按照约定,贺天说到做到了,拉着莫关山就下楼去了旁边的那所超市,简单的买了些食材回来亲自下厨。

以前他别说亲自下厨就连基本功都不会,还是因为以前不注意饮食从而落下胃病的时才去学的,所以现在做菜也没有先前那么生硬,甚至可以说的上是娴熟。

莫关山在外面看着在厨房里做事利落的人,莫名的想笑,这么想的就笑了出来,向闻声望过来的人道,“你有女朋友?”

贺天顿了顿将洗好的米放进煲里煮,“没有。”

没有?莫关山对他话感到怀疑,没有为什么会做饭或者那么会照顾人?何况像贺天这种人就算有女朋友也不会为此感到什么出奇,就招招手怕就有大多堆人不惜挤破头也要拥挤上来。

但是见他说没有,又觉得不可能。

可是…贺天有没有关他屁事…

莫关山不自在转头看电视,继续着话题,“那么…你喜欢男人?”

语气有着谁也没察觉到的试探。

原本在洗着手的人闻言愣了愣,他什么意思?随即用着不容置疑的语气回答,“不喜欢。”

心里默默补了句,‘只是喜欢你罢了’但这句话还是选择咽下了。

想了想又反问,“难道你喜欢男人?”

今天的莫关山异常不对劲,比以前主动开口的次数多了,甚至脾气也没有平常的时好时坏,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酒意未散的原因,还是因为他自己会错意了…

“……”

莫关山僵硬的扯了扯嘴角,起身踱步到贺天对面停住,两人之间隔着厨房和客厅相通那半米高的墙,“你想知道?”

贺天沉默不语,用着深邃的眼眸注视他。

两人面无表情的四目相对,最终,还是莫关山选择率先败下阵,摊了摊手,“我不喜欢男人,也没有喜欢的人,告诉你了,我饿了。”

贺天眼神变了变,移开身体,让出位置给莫关山站,看着他找东西的背影,没等他开口,就听见莫关山传来的声音,让他先前因为他话有些松懈的心脏一下子受到重创。

“不过我有个很重要的人,但…还没有回来…”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