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巷̶

缺陷(8)

说完,莫关山意识到自己今天好像说太多了,脸渐渐白了下来,不由得攥紧了手。

果然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对于总是在身边的人没有防范心…
不但没有防范心,还过界了…

瞥了眼贺天阴沉的脸,明明平时不觉得害怕,现在却觉得毛骨悚然,也可能在因为自己今天的多话难得的感到慌乱失措,“抱歉…”说完就要往客厅外走。

但是在经过贺天旁边时对方死死的抓住他的手腕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没有松开半点力道。

贺天没有给他半点挣脱的机会,在他的惊呼声里单手禁锢着莫关山的双手压着他的身体抵在墙壁。

“你他妈…唔…”莫关山气急败坏的准备开骂,语音就被贺天蓦地低头的嘴堵住了,几乎同时让他震惊的瞪大了眼。

谁也不知道那句话是如何的刺红了贺天的眼,听到莫关山说出的时候让他压抑不住心里的翻滚,本能的将莫关山抵在墙上低头吻住试图抵消自己心里的不舒服。

两人紧贴的身体慢慢随着不断推嚷的动作在墙滑落,贺天也因为这个动作让莫关山一只手趁机挣脱掉,紧急着承受着对方不断落在自己身上的攻击,但也没有就此松开交叠的唇。

舌头探索在莫关山的口腔里掠夺着他的呼吸,手从莫关山的衣摆摸索着伸进去,无章法四处抚摸。

莫关山感受到贺天抚摸他的举动,下意识的感到恐惧,闪避着贺天的亲吻,“唔…贺…唔…不…”

身上的人仿佛听不见他充满因恐惧的颤音,宛如理智全丢不停地推扯着他的衣衫。

贺天近于粗暴的动作让他沉封几久的记忆如同加快了浏览速度在脑海里不停循环闪过,羞辱的,粗暴的,撕扯的,不断求饶的画面一点一点的重新烙刻在他记忆里。

一直努力着想要遗忘掉的那些记忆,不堪的每一幕如同面纱般被掀开,到头来的努力不但全化作一滩泡影,还如同困在沼泽般出不来…

明明…明明就在‘那个人’身上习惯了啊,为什么还会在别人那里被触到底时那么的不堪一击…

莫关山渐渐变得没有光泽的眼眸滑落一滴泪,泪水从脸颊滑落至两人交叠着的唇间化在两人的口腔莫名变得苦涩,也点醒了一味在粗暴索取的人。

空气从这刻变得异常压抑,贺天一下子清醒过来,脱力的放开被他捏红了的手腕,撑开距离,看着因为他而苍白了脸的莫关山,衣物凌乱的半褪让他露出洁白的肌肤,身上还残留着强暴的痕迹,都一一在告诉他这是因为他压抑不住自己嫉妒的心作出来的…

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名为理智的东西正因莫关山在逐渐流失…

贺天攥紧了下拳头又放开,不禁苦笑,抬起宛如沉重无比的手在莫关山苍白的脸上轻柔摩挲,薄唇微启,“对不起…”

语音刚落,‘啪’的一道悦耳的拍打声响彻在厨房。

莫关山拍开了触碰他脸的手,紧跟着转过憔悴的脸不看因他这个举动而表情明显浮现受伤情绪的人,“别碰我…”

“我只是…只是…”贺天张口结舌。

只要听到他的声音就感到烦躁,莫关山下意识的抱着头大声嘶吼,“闭嘴啊!!我不想听见你说话!你能不能离我远点!”

“你能不能听我说…”

“滚!滚开啊!…我求你了…”

原本还在尝试着接近情绪不稳定的人闻到他为了让他远离他不惜说出哀求的话,压抑不住的愤怒让他猛地将拳头砸向了莫关山脑旁的墙上,“够了!莫关山!!”

夹杂着愤恨的怒吼在静谧的室内回响,厨房里开着的电器同一时间发出滋滋声响。

这是他第一次用着如此大声的嗓音去吼他。

也让莫关山震惊的瞳仁骤缩,心里不禁感到余震,呆滞地用着僵硬又缓慢的动作转过头看向砸到他旁边的拳头。

他…刚才…是想打我…?

贺天跪在莫关山岔开的腿间,垂头缓着因愤怒起伏不定的气息,抬眸的瞬间让莫关山本能的后退,可是后面的墙壁隔断了他的动作让他无路可退。

贺天僵硬的双手在空气比划了一下,还是将眼神充满着难以置信的人死死扣在怀里。

莫关山慌乱中只能将双手抵在贺天的胸膛,试图为自己跟他拉开点距离,耳边就传来沙哑又充满着苦涩的声音。

“我只是太喜欢你了,喜欢你很久了…久到我都以为你是我的了…”

“我不想要从你嘴里听到你说别人对你来说有多么的重要。”

“我更不想总是站在你旁边像个局外人一样看着你转向别人。”

“你能不能回头看看我…”

贺天这一刻还是选择了将心里的苦恋、不满和不甘一股脑道了出来,因为与其不管他怎么做结果都得不到莫关山,那他还是别藏在心里了,…

还不如说出来一起困扰…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