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巷̶

缺陷(10)

这天下午乌云密布,没有任何征兆就下起了雨,同一时间震耳欲聋的雷鸣在天空炸开间,还停留在街上的人四处逃窜到能躲雨的地方。

莫言站在家门口,手揪着衣服抖了抖沾在身上少许水珠,松了口气,好在放学的时候没有多停顿一步在外面而是选择了回家,不然就真成落汤鸡了。

看着外面倾斜而下的雨,突然间想起了中午的场景,眼神变的黯淡。

他心里不禁怀疑如果自己在莫关山没出现之前下手会不会结果就不一样了呢?可是…要是失败了呢,反而搞的大家见面都尴尬,他不想连普通朋友都做的不自在。

所以他就一直执行着朋友的本分。

可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莫关山的出现彻底占据了贺天的心,他却不会觉得嫉妒,只是觉得不甘,可是,输给莫关山比起输给别人好太多。

不是吗…?

比起他感情的刻意隐藏,贺天的就从不想有多隐藏,那种恨不得别人知道又恨不得别人不知道的矛盾让他知道了他也不过是像他以前那样。

小心翼翼的,生怕踏错一步从而坠到任由呐喊也得不到救赎的深渊。

莫言心不在焉的换鞋,直往客厅里走,将手里的背包丢到一旁,视线扫到坐在前面的人时眉头一下子皱紧。

那个贺天认为讨厌烟的人正在极其熟练的点上烟,紧跟着从嘴里呼出一口浊白的烟雾,从头到尾都视他为空气。

他从来不知道莫关山居然会抽烟,看着他那点烟和抽烟的娴熟动作就知道这不是他第一次抽了,莫言强压下心里的不适,提醒,“我想你要改改你的坏习惯了。”

莫关山手指一顿,“…什么?”

莫言垂眸盯着他夹在指间里的香烟,“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不知道。”

莫言对他装傻轻笑一声,转而坐在他旁边道,“那改个话题,贺天喜欢你。”

莫关山不紧不慢地抿了口烟,抬眸瞄了眼说那话的人,“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莫言在内心补充着,他从跟贺天认识到现在就从没有见到过贺天向他询问一个人的下落时会有着小心翼翼…

莫言抬手抽出他嘴边的烟,按灭在烟灰缸里,重复了刚才的话,“他很喜欢你。”

“然后呢?”莫关山对他的动作和语言无动于衷,无所谓向他反问,“他喜欢我,我就要接受?”

转而懒散半躺在沙发,“要不你冒充我去接受算了。”

莫言听着他冷漠又荒谬的话,脸色黑了下来。

迟迟等不到对方的回话,莫关山不禁瞥了眼他又收回视线,疑惑开口转而又用不容置疑的语气,“难道你不喜欢他?你喜欢他。”

又继续道,“说谎这种事很容易就做到了,何况你是个惯犯。”
闻言莫言怒极反笑,“你在说你自己吧。”

这次莫关山回答的异常快速,“都是向你学的。”

突然之间莫言觉得无法再跟莫关山沟通下去了,两人之间每次说话就从来没有过一次是不充满火药味的。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才让莫关山如此讨厌他。

要么每次都这样,要么对他不理不睬。

他真的受不了了

心里压抑不住的愤怒让他猛地将没反应过来的莫关山压在沙发,单膝跪在莫关山的腿间,手压着他肩膀垂眸质问他,“我们之间只能这么说话了吗?”

“……”

“还是说我做错了什么让你这么讨厌我?!”

“……”莫关山依然未开口。

莫言对他的沉默不语心往下一沉,手抓着他肩膀,摇了摇他的身体,“你说啊。”

莫关山一脸平静的注视着身上跟他长得一样的人,良久,转过头不再看他,“…你没错,是我错了。”

对,都是他的错,错在不该相信别人,错在不该苟活在这个世界上。

全部都是他的错。

莫言听不懂他话的意思,“你在说什么…”

“没有。”莫关山推开他,坐起身低着头道,“你还有事吗,没事这几天我都不回来这里了。”

莫言听到他话,也忘了纠结他先前的话,本能询问着,“你要去哪。”

他语音刚一落,莫关山就不耐烦起身道,“不关你事。”

“既然你没什么要事我先走了。”他实在不想多呆一秒在这里面对着莫言,所以在说出这句时就往玄关走。

往一旁的鞋柜里拿出自己的鞋弯腰穿好,手刚触碰到门把时后面就传来声音。

“你变了很多,变得的让我觉得陌生。”

“……”

“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贺天。不要等到失去的时候才知道后悔。”

听到最后一句,莫关山将打开到一半的门狠狠的甩到了墙上让门彻底的打开,‘砰’的一声大声响炸在在场人的耳膜里。

莫关山一只手抵在明显颤了颤的门上,望着前方越下越大的雨,嘲讽着开口,“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居然叫别人抢自己喜欢的人。”

“你这个人是不是不会心痛。”莫关山回望了下后面低着头攥紧拳头的人。

片刻后,莫言松开拳头,强颜欢笑故作轻松,“你不会懂的,你现在不会了解到的。”

那种喜欢一个人的感觉,莫关山现在是感受不到的,喜欢一个人不是不择手段去得到,有时候学会去放手和成全是件好事,哪怕过程不美好。

莫关山对他话不屑一笑,“如果那会让我变得像自己以前讨厌的那种人,那我宁愿不需要。”

莫言对着快要关上门的人咄咄逼人提高声音,“你不去尝试怎么就知道那感觉让人厌恶,你是胆小呢还是怕自己到时候入戏时变得狼狈不堪!?又或者怕会毫无尊严的乞求着对方不要离开!?”

“……”莫关山握着门把的手因用力过度青筋突现,抿紧了唇,迅速的将门关上隔绝了后面喊着他名的声音。

外面的雨势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闪电和雷声同时在天边掠过,只见一身影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体一头扎进雨中,头也不回的奔跑着离开了让他觉得室息的地方。

那句‘人和人越熟就知道刀子往哪捅最疼’的话,以前他不觉得有什么感触,现在他知道了。

只不过以前捅的时机未到点罢了,

现在到了。

tbc.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