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巷̶

微博:他说零六- 贴吧:零六酱

缺陷(9)

自那天他说出那些话,莫关山就像是受到刺激般猛地推开他夺门而出,那天他看着那一直以来都在看着的背影没有再追了上去,甚至在那之后,他有预想会再也见不到莫关山这个人了…

果然在结束了周末假期至到返校了也看不到那人身影时得到了证实,莫关山不但假也没请,就连手机也关机了,完全的与他隔绝。

站在天台望着空无一人的角落,不禁想自己的决定是不是错的。

可还是感到不甘心…

指腹之间摩挲着,贺天苦恼点燃了香烟就想吸口解决自己的烦躁,刚抿到嘴边时想起了莫关山说他讨厌烟,转而就将到嘴的烟丢到了地上,火星顺着落地弹落在一旁,贺天看着未按灭的烟头还缭绕着的烟雾眼神暗了暗。

明明无论是人还是物都可以背地里偷吃的,可还是做不到…

贺天叹了口气,转身无力趴在栏栅上,望着从高处瞭望到建筑物。

依照现在感情趋势发展,不是他说的夸张,就怕真到时候身边的好友孩子都生了甚至都上小学了他都破不了处…

跨过最后一楼阶梯,莫祺面无表情的倚靠在铁门望着前方明显心不在焉的背影,抿紧了唇。

从早上到现在就一直没精神的贺天让他没办法去忽视,最终还是不放心的问到了见过贺天去向的同学找着了人。

莫祺启唇,向贺天走去,

“有心事?”

突然间从背后传来的声音打断了贺天的思绪,贺天转身看着笑着向他走来的人,恍惚间以为是莫关山…

如果他从认不出的话…

贺天眼神闪烁一下,回应了旁边的人,“或许?”

待他语音刚落,莫祺就发出轻笑声,“是吗,介意说一下?”

贺天抿下唇,颓废的昂着头任着微风拂起自己头发,“…你说…是不是当所有的东西都唾手可得的时候,那个人是不是也就没有想要的欲望…?”

听着从贺天嘴里说出这么有违和感的话,莫祺托腮转头注视着贺天的侧脸,“人就是这样,得不到的永远都是最好的,当然也有些人只懂的往前走看不到在自己身边的人,从而错过…”

“热情也就会降下来变得没有任何意义。”

“当然也会有人蠢到不懂退缩,傻兮兮的贴上心不在自己身上的人身上…”

突然间莫祺语气一利,将话转到脸色难看的人身上,“你,见过那种人吗?”

贺天有点难堪的转过头,捋顺起额发,勉强的在保持笑意,“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见过…”

“是吗…”莫祺眯着眼睛看着他仿佛想在他身上找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贺天被他看的发毛,佯装不耐烦,“啧,你找我有事?”

莫祺收敛起视线,本来就觉得他话里有话想试探一下他,但是他那闪避的目光是为什么,是他想的那样吗…?

“没事,就是见你早上一幅死了妈的样子不放心上来看看罢了,既然你没事我就先下去了。”说完也没想等他回话,就转过身往门口走。

贺天望了眼他的背影,垂眸想起了什么,提高声喊住了就要到门口处的人,“莫祺!我有事想问你…”

莫祺也没有回头,平静的将手插在兜里站定道,“嗯,你说。”

见人没有询问就答应的如此快他却又不好开口了…

可是除了莫祺他实在想不到究竟能去问谁了,贺天蹙眉,试探着向莫祺开口,“我…那个前天把莫关山惹生气了,一直没能见到他向他道歉,你知道他在哪吗…”

莫关山?听到贺天提起的名字,莫祺神色变得难看,转身抬眸面对贺天,“你最近是不是对他太上心了,老是向我问莫关山。”

贺天听着莫祺突然变冷的语气,顿时间哑口无言。

空气瞬间如同静止般。

莫祺说完也意识到自己刚的语气不好,不自在地躲开他探究的目光,“抱歉,我失态了。”

贺天看了一会他反常的样子又转移了视线。

怎么他俩每人在提起对方时都有种不想提及对方的感觉,虽然莫祺的反应没有莫关山的反应那么激烈,但是他也开始抵触莫关山了,总觉得他们之间有他不知道的事。

他们的事还真多…

还真像个局外人看着别人的故事,贺天心里嘲讽着,转瞬很快敛起不适,微启唇,“没事。”

莫祺口袋里的手握成了拳头,将心里无处安放的情绪生生稳定下来,侧过身,勉强勾起嘴角对贺天笑了笑,将那读不懂的情愫掩藏在眼底里,“莫关山他一直在家,他说…这几天不会来了,直至升到高中才会来学校,你可以来我家找他。”

丢下这句话逃也是的离开了天台,他怕他再不走会做出无论如何也挽救不回的举动。

他无法让那事有开端又或者能有让他自己满意的结果。

他始终跨不出那一步,所以还是选择了将那点对贺天的心思抹杀在心里。

像个胆小鬼,一次又一次的退缩。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