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巷̶

微博:他说零六- 贴吧:零六酱

偶尔(1)

人类贺-猫妖莫。
私设多!⚠

偶尔(1)

作为可以随时随地变成人类的猫妖来说,想要学会人类的语言举止就必须去观察人类,以免到时变化为人类去街上却奇奇怪怪的丢死猫,丢脸是小事被抓去研究就完蛋了。

所以今天身为猫妖的莫关山照常去观察人类。

但今天没有像往常一样在一天观察不同的人,因为他这几天遇到了比较感兴趣的几个人类。

听他们对对方的称呼好像是见一和希希,呸,是展正希,差点被那小子的欢脱给传染了,莫关山忍不住撇撇嘴嫌弃,还有那个旁边总是围着小姑娘的花孔雀贺天。

看他那吊儿郎当的样子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了,莫关山看着前方笑眯眯的人腹诽着。

见一笑嘻嘻拉着展正希问向一旁在敷衍推脱女生邀请的人,“喂,我们打算等会出去玩,你去吗?”

贺天余光督了眼不远处,不明一笑,“我就不去了,有条小尾巴跟着我们很久了~”

“什么?哦哦,我知道了~”见一被他的话里有话弄得反应不过来,但见他背后的女生,以为他在说她们,留下句话,生怕贺天真来打扰他和展正希的两人世界。

“你身边总是围着这么多姑娘,给人感觉就是纨绔子弟的风范,小心以后连女朋友都难找,不过你解决掉这些麻烦也是件好事,我们先走了,不打扰你了!”

贺天听的一头雾水。

【他怕是个傻子吧…】

不过他说的也不是没道理,他还不想因为别人的间接关系让自己孤独终老呢。

想了想给自己编造了一大堆说辞,转身佯装为难的样子对周边的女生不好意思说,“那个,很感谢你们喜欢我,但我有女朋友了,我不希望她不开心,所以…嗯,”贺天看着她们从满脸开心到失落的样子,继续道,“就是你们跟我保持点距离好点。”

女生们沉寂了一会,突然冒出一道声音,“那你能说一下你喜欢的人是怎样的人吗,我们想知道贺天你会喜欢的人是什么样的。”

“是啊…”

她们听着也逐渐附和着。

莫关山偷笑一下,放开捏着的嗓子,看了看在人群中间变了变脸色的人。

【装啊,继续装啊,既然你这么喜欢演戏我就帮你一把。】

贺天忍住要破裂的表情,显然他就没想要编造到最后一步,看着她们得不到答案誓不罢休的样子,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她啊,有点小脾气,特别缠人,但是是个特别好的人,我很喜欢她。”

加重了特别缠人的这词,仿佛在特意说给谁听般。

躲在树上的莫关山闻言不屑‘切’了一声。

【戏精!】

得到答案的女生也不好再纠缠下去,窃窃私语的按照贺天说的话离开。

看着戏也没了,莫关山也准备变回猫形从这里离开,然而,不知是他警惕心下降了还是什么,对方如鬼魅般来到树下踢了脚树木,“出来吧。”

突如其来的喊声吓了莫关山一跳,原本就踩着树枝不是很稳的脚如同踩到肥皂整个人从树上摔了下去。

“啊啊啊啊!!!!”

“快接住我!!!”

原本还错愕着的贺天一下反应过来,稳稳的接住了掉下来的人,虽然是挺轻的,但是重量还是有的,手不可避免的麻了一下。

贺天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对上对方受到惊吓溢着水气的眸子时恍了下,很快就叫怀里的人松开抱着他脖子的手,“喂,你可以下来了吧!”

“啊?哦!抱歉抱歉。”莫关山先是一愣,后知后觉意识到这个姿势不对,涨红了脸刷的就落地站好。

但又想起贺天居然能接住从高处摔下的他,“人类都跟你一样这么厉害的吗?”

贺天闻言,疑惑不解,“人类?”什么鬼?但很快就以为对方还在中二病时期。

“不是吗。”莫关山皱眉。

贺天不禁抱拳咳了咳,“…额,算了,你一直跟着我们干嘛。”

这句话点醒了还在沉醉于对方救了他的人,莫关山闪避着对方如同刀刃般的视线往后退,支支吾吾的,“我…我只是……”

贺天步步紧逼,手撑在他脑侧,“说!”

莫关山背靠着树,垂头在对方看不到的眸中闪烁着光,“我要向你告白,可能你不想听…”

贺天微微瞪大了眼睛,“告白?”

莫关山唇微启,好像说着什么,贺天听不到,就想靠近一下听清楚。

莫关山对着他的耳畔细语,“…我是猫妖。”

语音刚落就想一手腕打在他的脖子,让他昏死过去,却不想对方竟牢牢抓着他的手。

贺天攥紧了他的手,冷笑一声,“猫妖?”

看着他那‘你是神经病吗’的眼神,莫关山就有气打不出,又恼怒对方觉得他是在说谎,“对!我可以给你看,但这里不方便。”

贺天看了眼周围不断路过的人,犹豫了下,但想起了刚才的偷袭,眉眼间变得一片阴戾,“警告你别再想玩什么把戏!”

莫关山气的涨红脸,一把拉过贺天垂放在侧的手,往自己的臀部放。

贺天被他这个举动吓了一跳,不等他将手抽出,莫关山已经拉着他的手伸进了他的裤子里,按在他滑嫩的臀部上。

“你这小子…”贺天藏在发间的耳尖烫红一片。

很快原本还未觉得有什么不对,但突然间臀部冒出一个小小毛茸的尾巴,贺天这下沉默了下,好在他接受能力强,不然换作是别人,怕早哗哗大叫了。

莫关山收回冒出一点的尾巴,抽出他的手,“这下你信了吧,再让我看到你那看神经病的眼神我就挖了你的眼珠!”

贺天对他的恐吓没有一点反应,“信了~”

“你就不怕我抓你去研究所?”

谁知,莫关山一脸不在意,“不怕,但我在那之前会说你强奸了我,你背上这强奸犯的罪名你也好不到哪去。”

贺天扯了扯嘴角,“我什么时候做过了。”

莫关山盯着他的手,“就刚才,你摸我了。”

“这也算?”

“算!”

“要不你摸回来,算扯平了,来…”

“啊啊啊啊!!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贺天笑了笑也不再拿他来逗,放开了这炸毛的猫,“你叫什么?”

莫关山用余光打量着贺天笑的花枝招展的脸,虽然以前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但是现在给他的感觉也还不错,思索一下道,“莫关山。”

“莫关山…”贺天嘴里喃喃着。

贺天看了看时间,揉了把莫关山的脑袋,“好了,我不陪你玩了,我先走了~”

莫关山拉住他的手,皱眉询问,“你去哪?”

“回家啊。”贺天看着他拉着他的手一笑。

莫关山撇撇嘴,回家?那他怎么办?秘密都告诉他了,怎么还要走?

莫关山狠下心,厚着脸皮道,“我要和你住。”

这么恬不知耻的话,大概是他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说出,还是跟一个人类。

贺天愣了愣,看着对方红了圈的眼睛,不知哪条神经搭错线了,答应了,“好啊。”

贺天在前面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

莫关山望着他的背影,攥紧了两人拉着的手。

不是说他不相信他,但是为了自己不被抓,还是看紧点他比较好。

tbc.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