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巷̶

【我的】(一发完)贺红。

甜的。
——
……

从跑出来已经有七个小时了。

莫关山眉眼间全是阴戾坐在停在沙滩上的船上,望着辽阔的大海,任由着海风弄的自己凌乱。

启着的嘴不断念着同个字语,“傻逼贺天…傻逼贺天…傻逼……”

渐渐变的不满足如此小声骂他,嗓子像开了闸冲大海嘶吼着。

“贺天是王八蛋!!!讨厌死了!!!!死醋缸!!!!”

正在呐喊的人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方正在靠近着他的男人,以至于连那人紧紧抱住他他都没来得及第一时间作出防卫。

那人像有着毒瘾似的埋在莫关山颈项使劲吸着气。

这个熟悉的动作让莫关山一下子暴躁起来,“操你!赶紧放开我!傻逼贺天!!!”

贺天把挣扎的人抱的死死的,哄着,“我错了,以后再也不会了,原谅我吧…”

“要不你打我也行,来…”

莫关山没好气的抽回对方拿他手打在他身上的手,但还是没有就这么原谅他,“你今天太过分了。”

闻言贺天头蹭着他的脖子,手抱着他的腰肢,“我错了。”

谁也不知道他在莫关山跑出去的时候心里多怕就这样失去他,以前说过无论如何吵架分开的时间都不能超过五个小时,现在却超过了,他知道莫关山是真的生气了,在找着人时已经是二个小时后了。

而且一生中只有一个爱人,跑了就没了,况且爱情中没有谁低不下头的,只不过他先一步认错罢了,低头就能换回爱人也没有什么亏的,尊严是什么他从来都不知道那是什么。

听着他的认错,莫关山生气的捶了下他的背,“那你也不能就这么不分清红皂白就打人啊!还那么重…”

就连当时他看着贺天挥出的那一拳都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虽然他没有吃过他这么重的一拳,但看着那迎风的拳头砸到那人脸就觉得痛。

但是这事本来就是贺天的错,对方只不过是在他摔倒时扶了他一把罢了,贺天问也没问就冲了上去。

后来也就是因为这事吵了起来,贺天只是不断的说,他摸了你,直把他激的生气的就差头顶冒烟。

吃醋可以,但是毫无根据就老是钻牛角尖又蛮不讲理吃醋他实在受不了,就好像整一他出轨似的。

莫关山抿了抿唇,眼神变得黯淡,“贺天…你是不是不信任我?”

听着他的话,贺天本能抱紧了他,手掌盖在莫关山的脑袋揉着,委屈道,“我没有。”

“我只是太爱你了。”

随着这话刚落,空气如同静止了,两人之间周围的气氛也变得愈发暧昧起来,耳边听着不知是谁如打鼓般的心跳声,两人不约而同的侧头交换了一个吻,贺天撬开莫关山的贝齿,舌头趁机侵入他的口腔,挑起他的小舌让两舌绞缠一起,发出‘渍渍’声响。

海风不断拍扑在接吻两人的身上,拂起他们的碎发和衣物。

贺天搂紧他的腰肢往自己怀里压,松开了对方被他吻的通红的唇瓣,在拉开距离时两唇间拉开一丝暧昧的水丝。

靠在贺天怀里的莫关山看着这一幕不禁脸红,又想起每次吵完架都是贺天主动来认错,忍不住问,“为什么每次吵架你都硬着头皮来找我…”

贺天温柔低眸看着怀里脸红的人,真是无论怎么看都看不够。启唇佯装不解道,“那你想要我硬着什么来找你…?”

说着说着,贺天突然灵光一闪,手暧昧的摩挲着他的腰调侃着,“哦~~”

他不过是想对方能说点感动的话而已,然而贺天的不按套路出牌让莫关山原本还红着的脸瞬间黑了下来,海边响彻的怒吼瞬间盖过海浪拍打的声音。

“你给我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夕阳下原本还你追我赶的两人变成了黑发男人背着赤发男人,莫关山满脸得意的举起手在空中挥舞着,贺天笑的异常温柔又无奈将对方小幅度晃动的脚锢好以防对方不小心摔着。

“哈哈哈哈哈~我的大狗子,再跑快点~”莫关山轻揪了下贺天的头发催促着。

听着在耳畔响彻的笑声,贺天小心将背上的人颠了颠背好,柔声道,“那你抱紧我。”

“好!”

评论(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