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巷̶

微博:他说零六- 贴吧:零六酱

缺陷(12)

(12)
莫关山微微瞪大眼睛,那头再说了什么他也没有听进去,回过神来那头早已挂断了,嘴唇动了动,僵硬的勾起嘴角,“杀人犯吗…”

那又如何…明明就是他们该死,对,都是他们该死,莫关山不断在心里强调着是他们的错。

这么想着心里浮现的罪恶就消失殆尽了。

……

因为初中最后的学期快结束了,大多学生必须在在校的最后四天内收拾完自己的东西,为升上来的学生腾出位置,而原本就没打算再去学校的莫关山也因此没有办法推脱。

清晨天气就泛凉,大雨过后更甚,有些学生们都不禁披多件衣服,当然也不是谁都觉得冷,就比如莫关山…只穿着件白色宽松中长袖T恤,连平时爱带在身上的校服都没穿。

那人的话依然还在莫关山心里回荡,所以在路过一班时控制不住止步了,视线透过窗户望进里面,少许人还在收拾自己每科的书籍,而闲着的人把几个课桌拼在一块打牌,丝毫没有分别的伤感,因为谁都知道所有人升上高中都还会在一块。

因为这所学校是分初中部和高中部的,初中学期结束也就顺势升到高中,当然,考试也不会因此不考。只是学校规定在就校期不允许转校。

莫关山望着里面有说有笑的两人,只见同自己的那张脸用着自己没有过的眼神望着贺天,而贺天垂着眸看不清眼底的情绪,但唇角弧度是微笑的。

看着这一幕,抿唇沉思会,随即迈开脚步离开一班,因此错过了贺天抬眸间捕捉到他存在时望向他的眼神。

那眸中有着太多复杂的情愫,让人看见都忍不住心一咯噔。

班主任在最后一天交代了很多事,甚至占用了两节课的时间,唠唠叨叨的,如同念叨催眠曲,直把学生催眠到趴桌睡觉。

就在莫关山准备趴桌子上睡觉的时候,后面的人戳了戳他的背。

“喂,莫关山…”

小声呼喊的声音让莫关山不解转头,面对后面的人,“怎么了?”

“前节课下课的时候一班的贺天来了,让我转告你等下在天台见,说有事找你。”那人说完又按耐不住八卦,“话说,这几天那个贺天经常来我们班,你说他是不是也是找你的啊?啧啧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俩…嗯~…你懂的…”

对方的坏笑调侃让莫关山额角一跳,“去你的。”

语落忽视那人一脸看破一切的表情转身就趴在桌闭目。

说实在的,他不是很想面对贺天,那天他对他做的事让他心里由生的抵触。

还有莫祺的劝告…

啧,真烦。

……

下课铃声在整个校园蔓延,铃声结束后一段广播声响起,内容讲的就是今天学校开放一天让同学们抓紧时间收拾自己的物品之类的话。

莫关山将自己的书本随便塞到背包后婉拒掉朋友的邀请,直往天台走了。

是的,他还是去赴约了。

他甚至开始怀疑贺天是否是M了,身边有个唾手可得又跟他长得一样的人他不要,偏要扑到对他没那心思的人身上找罪受。

不是M就是人类都会有的,那种越得不到就越热情越蠢蠢欲动,何况像贺天这种心思难懂的人。

尽管贺天总是一幅对谁都温和的脸,他也绝不会信贺天没有一点征服欲。

他知道贺天这个人绝对比他还冷漠…只是没有对他表露出来罢了。

而这种人真的很让人想触到他底线,看他失去冷静失态的样子,莫关山是这样想的。

但是迟迟等不到那人的到来,莫关山不禁有些烦躁,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按亮,看了看屏幕显示的时间,显然已经超过约定时间了,这是被耍了…?

这个念头让莫关山‘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然而他还不打算走,依然选择继续等下去。

心里则数着倒数时间。

四十九…

……

三十…

……

二十…

……

……

十…


最后几秒的计数思绪随着突如其来的磁性声音和外套全部消散了。

“小心着凉。”

莫关山也没有转过身看来人,只是抬手收紧了那件明显有着那人气息的外套,让它包裹着自己,紧接着对旁边的人启唇,平淡的语调没有任何起伏,“我以为我这几天拒绝的这么明显你不会来找我了呢…”

“是吗,真是抱歉,让你失望了。”说是抱歉却没有一丝歉意。

闻言莫关山撇了撇嘴,随后侧过身面对着一直注视着他的人,“你不是有事跟我说吗。”

“嗯…”

贺天没有直接说,而是问了他一个问题,“你还记得我生日时你说过的话吗。”

听着他的话,莫关山脑海立即就浮现出一个被他涂的满脸是奶油的人,不禁笑道,“嗯…我说我会满足你一个愿望,只要我能做到的。”

可能当时是看到贺天灼热的眼神一时头热说出的,也或许是因为当时忘带礼物了。

不可否认那天他挺开心的…

贺天敛起笑意,浑身都充斥着认真,“那个愿望我现在要用了,就是我们交往,试用期一个月,我一定会让你喜欢我的。”

对,就是试用期,他只是想借用这交往的一个月时间让莫关山喜欢上他,而不是趁机去捆缚他跟自己在一起。

这是这几天想好决定的,因为他还是想在心还能跳动时好好为自己制造机会。

“当然,交往时期我们必须住在一起,你做的到吧,我这个愿望。”

莫关山有着笑意的脸一下子僵住了,手撑在贺天的胸膛推开他,让他离自己远点,视线从他的好看的脸移到地上,“你故意的吧。”

贺天笑着承认了,“是。一个月我还嫌少了…要不再加?”

“加多几个月…或者…”

……

耳边传来的数字越来越高,让莫关山本能皱眉打断,“够了够了!就一个月,不能再多了。”

既然说过的话,就必须做到,况且…莫关山余光瞄了眼一脸得逞的贺天,况且就一个月而已,又不会有什么损失…

“那你应该不会对我做出些情侣间要做的事吧?”莫关山还是谨慎确认下。

“你要知道我是喜欢你的,当然就会想对你做那些事了。”贺天倒是说实话。

虽然很有道理,然而莫关山还是觉得不妥,因为吃亏的可是他…

可是要反驳的话还是选择卡在喉咙,没有提起也没有咽下。

心里的烦躁让莫关山不禁将自己的背包愤愤扔到贺天的身上,“希望你能做好男朋友的本责!”

贺天愣了愣,随即迅速背好他的背包跟上,跟莫关山并肩一起走,拉过他垂在侧的手,十指紧扣,抬眸时笑的异常满足,“当然。”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