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巷̶

缺陷(14)

(14)
贺天陆续将早餐端上餐桌才叫外面的人来吃早餐。

面包、煎蛋和一杯热牛奶,简单的早餐却让人吃的津津有味,可能这就是饿了吃什么都有味吧…

贺天撕着面包一角对对面的人道,“忘买食材了,早餐只有这些了凑合下吧,要是还饿的话出去再吃或者晚上回来做多几个菜补偿你~”

虽他不是那种吃东西特别挑剔的人,恰恰相反莫关山反倒是那种能填饱肚子就行的人,虽然上次吃不成贺天的手艺但这几天也吃过了,虽谈不上吃过会上瘾但味道也还不错…

所以莫关山对他话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声,反正也没什么亏损。

两人用完餐再在家里做完准备后,把量着街道那些店营业时间点或有人来往才出发。

两人并肩一起走在逐渐热闹的街上,穿过零散走动的人群时,贺天趁着机会去牵莫关山小幅度晃动的手。

而莫关山被他触碰到就下意识的去挣脱,但很快在贺天那深邃的眼眸看向他时要拂开的手才慢慢停下动作,抿紧唇僵硬的转头看向一旁转移注意力去不理会牵着的手。

这不过是约定的事罢了,况且这一个月的主导权在贺天那里,只要不触及到底线都无所谓,莫关山在心里默念着。

贺天带他来到的地方是做手工艺品的小店铺,过了这一条做手工的街就是小吃街。莫关山站在店外还能隐约透过玻璃专区摆放的完整的艺品看向里面为自己做的手工上色的人。

莫关山略带惊讶,“你要带我来的就是这?”

“嗯~看你的样子是喜欢吧?”贺天捏了捏他的手。

“……”

“嗯?”

“…喜欢…”莫关山被他得不到答案不罢休的架势给生生憋出句喜欢这话。

不过是真的喜欢,不是说谎…

得到要的答案贺天也不再拖拉的就拉着人进店,毕竟来这里可不是站门外当门神的。

进去时老板也第一时间上来询问他们有什么需要能帮到他们,比如是要定制手工还是或者亲自来做手工品。贺天看了看旁边从进门目光就没从那些坐在长桌上细心在捏造好的艺品雕刻纹路的人身上的人,还是选择麻烦老板拿一些黏土来亲自动手。

贺天拉着莫关山到靠角落的位置坐下,“等下你亲自来捏你自己的Q版小人~,做个纪念品。”

“啊…?”莫关山看着被贺天推过来的黏土怔了下。

好笑的望着他呆愣的表情,但还是抓紧时间赶紧完成,催促着,“别发呆了,相信你的手工也不会差到哪去,好了,各自做自己的小人儿吧~”

莫关山手指挠着衣服,眼神游离回应,“…嗯…。”

手碰到不算软也不算硬的黏土时不禁恍惚下,有好久都没有碰过这些玩意了吧…已经记不清上一次碰是何时了,而且…还是跟莫言一起的…

贺天偷瞥眼未来得及收敛回怀念的莫关山,这一趟也不算是白来的…

尽管对方还是无情绪的脸,但他看着莫关山细腻又轻松做着手工的样子知道他心里是愉悦的。

莫关山做的Q版的自己是低头闭眼的,手插在兜里,雕刻的五官没有加入喜怒哀乐这些虚假的情绪。过于沉寂,不过细眉是舒展的。

而贺天的则是笑眯眯的表情,眼睛像是注视着前方,张开的双手似是要准备抱着谁,又或者是张开双臂等待着谁。

上完色后,莫关山瞧了眼贺天的,不解,如果是要抱着Q版的他显然是不可能的,有瑕疵,因为那之后姿势是不对称的。

好奇想要问,却又不知如何开口,索性算了。

贺天也没有要解释,让工作人员帮他们烧制好,后来又神神秘秘的跟上去了,莫关山也想要跟上但贺天还是坚决不让他一块去,让他在这等他,见拗不过也就罢了。

老板看着在粘着小人在圆盘的小伙子,在贺天和外面那小伙身上探究到他们的关系绝非朋友那么简单,但是还是礼貌的什么都没有说,况且人家的私事也不好过问。

不过他心里的疑问很快得到了证实。

贺天拿着完成好的‘纪念品’来到了莫关山身边,放在桌上然后才挨着他旁边坐下。

Q版莫在前方,Q版贺在他的后方,烧制好的比起未烧前的精致的多,两个小人儿粘在灰色的圆盘上。

莫关山像是有些猜测到几分贺天如此做的心思,手不自在的扣着裤子,欲言又止。

贺天无奈抬手握紧他扣裤子的手,眼眸溢着要溺死人的柔光,也不逼迫莫关山看向他,自顾自说,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可能等会我想说的含义可能在旁人耳里听起来显得矫情点,但也是我要表达的意思,

你只要知道我会永远在你的身后,只要你一转身,我就会张开臂膀拥抱你,一直都会张开手臂等待着你,不管何时。”

“即使你浑身是刺。”

莫关山眼睛微微张大,心被他的话触动了一下,像一点水珠滴落在常年平静的湖面泛起涟漪。

贺天没管旁人的目光拉过莫关山僵硬的身体将对方抱在怀里,“我说这些可不是让你疏离我的,”手捏了捏莫关山的耳垂,“好了,包好这些就走了,已经中午了,我们去吃饭。”

说完就牵着人起身拿着他们的‘纪念品’往前柜走,莫关山复杂凝视着贺天的背影,抬手揉了把一时间喘不过气的胸口。

待老板用精致的盒子装好纪念品两人才准备往另一条街走。一路上贺天总是主动挑起话题让莫关山开口说话。

莫关山突然之间不知怎么跟贺天相处了,他不想让贺天喜欢他,这份沉重的感情是他不能承担的。也担心着会有哪一天会害了他自已。他不会接受贺天这份感情,因为对他来说只是负担。

他只能一点一点的去磨灭贺天对他的感情,让他失去理智,再去憎恨他…

只有这种方法了。

……

时间一晃而过,就到了夜幕降临,从放假开始就去工作的莫关山跟还兴致勃勃准备往另一个地方走的贺天说了声就准备赶往工作的地方。

贺天听着他说的话就皱了下眉,差点忘了莫关山晚上要去工作,但还是有点不放心,拉过他,“要不一起,顺便再接你下班?”

那个地方夜晚也不安全,听说还出过事件,况且还是在酒吧工作,喝醉闹事的人也不是没有,不能说极其危险但也不能说是完全安全,他以前就没事时去过几次。

也就是第一次遇到莫关山那里的酒吧。

莫关山看了眼他攥紧自己手腕的手,抿了抿唇,抬头对贺天露出这段时间以来第一个笑容,趁他晃神间拂开他的手,“不用了,我今晚可能会早点下班,不用担心我,你先回去吧,我走了。”

等贺天再反应过来时人已经不见踪影了,不禁懊恼骂了声,随即又无奈叹息一声,往反方向走。

不得不说莫关山很会拿捏人的弱点…

但想起昙花一现的微笑,贺天脸上的表情也逐渐柔和,提起手里精致的盒子放到面前,像个傻子般询问,“你说这是不是代表莫关山心里也不是完全没有我?”

路过的人看白痴般看了眼对着盒子自言自语的人,多好的人就这么傻了,不禁惋惜叹息摇头,这声叹息刚好传进贺天的耳里,挑眉一探究竟,对上那人看着他未收起的怜惜眼神,瞬间黑下了脸。

把那人吓了一跳,对对方阴晴不定的情绪误以为他精神失常要打人了才匆忙离开。

贺天无语看着像被鬼追的背影,“脑子有问题吧…”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