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巷̶

微博:他说零六- 贴吧:零六酱

缺陷(15)贺红。

(15)
混杂的空气中隐约布满着烟酒的味道,灯光闪烁,每个角落回响着震耳欲聋的劲爆音乐,卡座上的性感女子表面上在优雅的品着酒实则在桌子的遮掩下用着黑丝袜包裹的美腿挑逗着对面的男子。

穿着黑白工作服的莫关山端着酒穿梭在混乱的人群。一头抓眼球的赤发加冷淡的表情,五官还有着未成熟的稚气,纤长而骨节分明手倒着酒,服装勾勒出他精瘦的身材,弯腰间未扣齐的领口露出洁白一片的肌肤和锁骨,却不自知。这一类禁欲系型的男人无疑是吸引爱男风的男人。

无视掉如狼似虎蠢蠢欲动的那些男人,莫关山从端盘上放好酒杯直径往吧台走。

靠在吧台喝酒的男人笑吟吟看着不耐烦的人,调笑,“我说你再不扣好扣子沾到麻烦我也不能帮你~

不过,在‘夜’还是一如既往的有男人缘,你说我该不该说声恭喜?”

莫关山白了眼幸灾乐祸的人,“不用您操心!对了我今晚想早点下班。”

闵文意外的看了眼他,平时恨不得有多晚呆多晚,即使有事也没见他先行下班,不过…“可以啊,你想来就来,反正你来这里也不是干活的。”

莫关山调酒的动作顿了下,抬头道,“谢了。”

“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还跟我客气什么。”闵文绕过吧台走进里面,揉了把他的头发,“对了,你的信呢?”

“啧,什么我的信你的信的,想找他自己找啊,我又不是他的管家婆,我怎么知道!”

“恼羞成怒了?”随着他语落,莫关山就给了他一手肘子,闵文好笑的揉着被撞了下的肋骨,随后正了正神色,“贺襑那家伙托我看好你,不让你发病,就没见过他了,对了你的病没再发过了吧?”

半夜打了通电话来吵醒他的事他还‘记恨’在心呢,不过知道那家伙一直都也对莫关山那么好,作为朋友对他的‘托付’也会悉心照看,况且莫关山也是他朋友,何况自那件事起他就一直有愧对于他。

尽管知道事发无关他事,但是在自己的地盘出事也是他看管不好的责任。

莫关山对病情的事没什么波动,“只要情绪稳定就没事,不过早就好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总是对旁事无动于衷的问题了,又为什么总是能平静待人或者能不说话就绝不会多说一个字。即便情绪有时会激烈,除去那天就没动过怒。

不过那也是好了之后的事了。

闵文闻言也松了口气,“好了就好。”顿停间想起什么,皱眉,“话说上次去学校找你的时候,牵着你的是谁。”

莫关山脸色微妙,却也没打算遮掩,实话实说,“他叫贺天,我现在的男朋友。”见对方挑眉的样子继续说,“一个月的时间里他是我男朋友,只要一过就不是了。”

“这算一脚搭两船了吧,信知道吗。”闵文抱着看戏的心理却也不忘纠结。

“还都姓贺,长得也还不赖…”

“去你的,什么搭两船,我跟贺襑不是你想的那样!”莫关山看着依旧一幅‘你说吧,但你觉得我会信吗?’的人,轻啧一声,“算了,说了你也不信!”

“是吗,不是你说的那样,我都见过你跟他这样那样了…”闵文眼神暧昧在他身上游离,这话倒是真的,他还真见过。

“再用这种眼神看我小心我戳瞎你的眼!”

“好啦好啦,这么暴躁干嘛,冷静冷静~”

闵文握着他蠢蠢欲动的手指,示意他稍安勿躁,“对了,上次你让我查的事我查到点线索了,,要不要帮你解决掉?那家伙这么狡猾,怕他听到些风吹草动就转移位置了。”

听说还是做贩毒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做这行的,不过也确实是隐藏身份的好地方。

“真的行吗?”莫关山不确定,“会不会有风险…当年那些变态拍下来的视频还在那人手里,如果当时就解决掉就…”

“好啦,我做事你还不放心?”

“我不是…”

“不过你也别放太大的心,毕竟那家伙那么狡猾…”

要不这样,也不会让那人逍遥法外这么多年。闵文接过莫关山刚调好的酒抿了一口,“嗯…有进步。你的事那个贺天知道吗?…算了,看你的样子也不会说。


我看他的身份也不简单,想要查你也是轻而易举的事,主要还是看他想不想那么做了,”好笑勾唇打量旁人的脸部变化,继续道,“你哥也还不知道吧?”

“也亏你瞒了他这么久,不过要不是他帮你庆祝生日…也不会让那些人得逞,还因此误会了莫祺那么久。”

莫关山不免心情低落,擦着酒杯的手顿停,“你说我那样对他,我是不是做错了?”

“既然做了就不要难过了。”

“而且多一个人掺一脚只会让事情变的越来越麻烦。”

闵文虽是这么说的,但是吧,他们兄弟俩感情是一时半会磨合不了的了。毕竟那时莫关山误会这么久才知道真相,他的性子只会一错到底。

做了就做到底,把事情错到底。让他突然间再跟莫祺好这才怪呢。

但是交情摆在那,也不希望他兄弟俩一直过不去这道坎。

闵文坐在吧台看着前方中央的舞池,棱角分明的轮廓在灯光下显得让人忧郁。好生劝告,“我和信也不希望你们一直这样,毕竟那事也不能全怪莫祺,也都不关他的事,

我知道你不能接受,但是吧,人都是要向前看的。”

“对他放下成见,好好相处,他那个人你比我还了解不是吗。”

也就闵文和贺襑能说动莫关山了,就连话都能让他比以前多说几句。可是闵文说的他莫关山也不是没有去尝试过,可是总是在面对莫祺时不由自主的去觉得错在于他起的头,让他觉得室息。

话也自然而然的说重。

两人间的隙缝就更难缝合。

莫关山心浮现出烦躁,索性坐下转椅那理理心绪,半响后,“我知道要怎么解决了,我会尝试的。”

以前他总以为没了他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发现还是错了。手里这么脏,全部的罪恶都集中来攻击他。

自欺欺人的欺骗自己的内心。但是那不是他的错。

而且退让只会让别人认为是他胆小才让人有机可乘。

“好了,别想那么多,多往好事想~”闵文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你不是说要早点回去吗,小弟弟~”

听着他话,莫关山才想起来,将擦好的空酒杯放回原位,“嗯。还有你就大我几岁别老小弟弟小弟弟的叫,没大没小的。”

闵文不打算回这话题,直接跳过了,“你明年就18岁了吧,打算跳级还是…?”

“不知道。”

“…今年还是跟信过生日吗?”

“嗯…”

“呵~忘了你离不开他。”闵文轻笑一声,佯装苦恼摇头。

“…啧,”莫关山对他的挖苦咂舌,随即就往吧台后方的休息间走,几分钟后换好衣服才走出来。

又抛下句不知是夸他年轻还是嘲笑他的话,“你看起来就跟我同龄似的。”

“我就当你夸我的了~”

“哼…”

两人拌着嘴一块出了酒吧,闵文送他到门口,平淡的语气仿佛下一秒就会飘散,“你那个贺天,你还是别再做错事了,知道吗。”

莫关山对感情的处理只会用粗暴的方式,不想留情就会用伤人的方法。让人死心。

打一棒再给个甜枣,就怕到时候伤的是他自己。

虽然他知道莫关山跟信的关系一言难尽。但是跟这个贺天…也不是什么坏事。看贺天对莫关山的样子也不比信对莫关山的差。

留条活路总是好的…

莫关山皱眉,但也知道他想表达的意思,表面敷衍回应,“我知道了。”

“你快回酒吧里吧,我回去了,不用送了。”

说罢摆手再见。

闵文无奈看着他的背影,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进去,啧…

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思考一会,得到办法,才转身进入喧闹的酒吧里。

有的是办法让莫关山改变想法,毕竟他又那么听信的话…

又或者说随着时间让人对一个人改变想法和产生感情也不是不可能。

就是不知道贺襑怎么做了。

是要阻挠呢,还是成人之美…

但无论他要怎么做也不会让他觉得意外。

tbc.

评论(1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