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巷̶

微博:他说零六- 贴吧:零六酱

undo your belt.ABO(1)贺红。

以前的文。。
(1)
从大清早上就被爸妈拖来贺家的莫关山心里极为不满却又不能说。贺莫两家有极大的交情,当然不是因工作而有的交情,一个金融一个饮食根本就沾不到边,交情也是从他们父辈到莫关山他们父亲这就没断过,可以说是世交了。

但莫关山特别不喜欢贺天,总是仗比他年长两岁和身高的优势来压着他,可以说特别欠打了。

8岁的莫关山见着贺天就躲,跟见着鬼似的。但是吧小孩子又不能做什么,虽然都是娇生惯养长大的,但是也没有因此而造就成他们一幅嚣张跋扈的样子,又不是非要狠狠教训一顿不喜欢的人才舒心。

有什么摩擦,小闹的,气来的快也同样去的也快,虽然贺天对他很好就是了,就是有时候特别的欠!

跟在莫妈妈身边的莫关山跟她小小抱怨,“妈,为什么老是我们来这边,贺天讨厌死了,老是欺负我,抓那些我不喜欢的小虫子来吓我,我不要跟他玩了,好不好,我们不要跟他好了~妈咪~”

莫妈莫名觉得好笑,也不知道谁总惦记着贺天来着。

莫妈溺爱的揉了揉他的头发,“小山啊,贺伯伯他们也来过我们家啊,只是你刚好不在家而已。

而且啊,小天多好啊,对你也很好不是吗?”

“可是…”莫关山肉嘟的小脸无意纠结成一团,跟一小老头似的,“可是他老是吓我…”

“又总是压着我…”

莫妈听着他话突然笑了出声,“那不是压,他是因为喜欢你才抱着你啊,”又看着前方朝他们这跑来的人,推了推莫关山示意他看那边,“去吧,小天来找你了,好好跟哥哥玩,妈妈还有点事想跟贺伯伯他们说呢~”

“可是…”

“乖,没事的~”

“我…那好吧…”莫关山看着妈妈的背影一下子焉了。

贺天因跑来的小脸红红的,看着莫关山不开心的样子,误以为谁欺负他了,就想给他出气,“怎么了弟弟,是不是谁欺负你了,我帮你打他。”

莫关山不领情,“别老是弟弟弟弟的叫我,我又不是你弟弟,哼!”

贺天一脸被噎到的,“那我!那我叫你什么?”

“嗯…小关关?小山山?还是小关山?”

“恶心不恶心啊!比隔壁那小妹妹叫的还肉麻!”莫关山听着就觉得瘆人,不禁搓了搓小手臂。

贺天温柔看着他害羞的耳尖烫红的样子,“那我叫你小莫仔好不好?”

“随…随便你。”

“带你去玩好不好。”

“不要,你老是吓我,我才不要和你玩了!”

贺天一急,“我不会了,我对你那么好怎么会吓你呢!以前我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原谅我吧~”

见莫关山有点松动了,“最多我带你吃你爱的小蛋糕好不好~”

莫关山眼睛转转,“那你不能再吓我了!”

“好!”

贺天这才笑了起来,伸出小手就想要牵他,不想莫关山一脸嫌弃的躲开了,“你手好脏,你干嘛啦?”

莫关山是有洁癖的,不过身体的洁癖比心理的小。

贺天快速从口袋里掏出一直放着的湿纸巾擦干净,莫关山这才让他牵他,“我这不是听莫伯伯说你喜欢花吗,就让人买回来亲自种在园子里了,刚种好就听闻你来了,我这不是着急忘洗手了嘛。”

“我最疼你了,不要讨厌我好不好~”

说着就往莫关山肉肉的脸亲了一下,莫关山躲不及被亲个正着,顿时不好意思,“你怎么老是这样!”

“嘿嘿!”

“你是不是对别人也这样啊!”

“怎么可能!就你一个,我最喜欢你了!再亲一口好不好?”

“才不!”

听着渐远小吵的声音,贺家夫妇跟莫家夫妇无奈摇了摇头。

贺妈拉着莫妈就说提起以前老念叨的话题,“看我们家小天多喜欢小山,要不他们的婚事就这么订下来吧?”

“可是…这也是小孩之间的啊,长大后也会变的,你看那些世交订下来的不都也变数了,况且…以后分化的问题要是…”莫妈脸色为难。

贺爸抿口茶,掂量好,“没事,分化的结果是Beta.是Omega都没关系,又或者都是Alpha都无所谓,又不是要偏要传宗接代,都什么时代了。况且贺天还有两个哥哥呢,就先订下来吧,要是到时候他们之间要是都觉得不合适也就罢了。”

虽都不会让自己的子女跟别家的一样当联婚工具,况且也不需要。何况跟有世交的莫家先订好再提议也不是错的,毕竟婚姻的问题还是由他们长大后再作选择比较好,谁也不想因为自己的问题去束缚自家儿子选择不合适的路。

“话说回来,莫兄啊,你们那小儿子还没找到吗?都这么长时间了。”

莫爸疲惫摇了摇头,说起来也是作孽啊,要不是年少轻狂的时候做事狠绝不给别人留后路,人真是逼急了什么事都做的出来。但是做事要是给仇家留后路不就等于害了自己吗!

那孩子失踪的时候才3岁左右,现在也有6岁了吧,跟莫关山就相差两岁,他对那失踪的孩子实在是亏欠太多了,要不是因为他自己的问题自己无辜的孩子又怎会遭受这般罪呢,至今是生是死都未明。

贺爸安慰性的拍了拍莫爸的肩膀,“那孩子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当年抓到那人时那人不是说过没有将那孩子怎样吗,只要将线索放在福利院就行了,就是怕那年的福利院在那年拆迁的时候搬离c市…又或者说被领养了…”

“就是那孩子受太多苦了…唉…”莫爸痛心疾首。

贺妈一向知道莫爸对他小儿子有愧在心,定会在找到他后百分溺爱,去弥补。

但是她吧,心里就一直偏向莫关山这小娃娃的,白白净净的,骨子里有着与生俱来的傲气。不会过于做作,更别说跟人耍心计。

就怕到时候因为莫名冒出的弟弟所有的的目光被夺走,又或者说因为莫爸莫妈对失踪吃苦的儿子一味补偿忘了莫关山的存在,让他心不平衡,小孩子有时候比大人还要敏感。

贺妈犹豫再三还是说了出来,对着莫家夫妇道,“可能我等会说的话不好听,虽然都是一起看着大的,但是我吧对莫关山更为亲近。”

“要是真找回来了,我们也知道你们一定会对你们小儿子弥补过失,但是也别忘了莫关山的问题啊,他你们也不是不知道的,从小敏感又不喜欢别人抢自己的东西。

即便知道自己有个弟弟,对儿时的记忆也模糊了,不免会生分,要是有什么摩擦你们还是由他们自己解决的好,不要插手也不要偏心。”

“小题大做只会让他们的缝隙越来越大。”

其实也不怪她想那么遥远,但有些事情还是提早想好解决方案的好,不然到时候谁一方偏心都不公平。

特别是对莫关山,刹时间冒出来的弟弟全夺走他一直独有得到的,叫谁也接受不了。更别说自小被宠得没边儿,还对一切都有着强烈占有欲的莫关山。

莫妈也知道贺妈一向对莫关山好,拍拍了她的手背示意她放心。

“放心吧,我们知道分寸的。况且找没找到都还不确定呢…”

“唉…”

tbc.

评论

热度(20)